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韩国特价酒店 >

鞋儿帽儿不破这个济公是个“熊孩子”

  “我叫李修缘,村里狗都嫌,谁要敢惹我,给他一勾拳!”7月16日,暑期档又一部备受关注的国产动画片《济公之降龙降世》正式登陆内地院线年游本昌主演的电视剧《济公》曾是几代中国人的童年记忆,但《济公之降龙降世》或许会改写济公在他们心目中的形象——不再是“鞋儿破,帽儿破,身上的袈裟破”的老和尚道济,而是“后生皆可畏,英雄出少年”的李修缘。

  正式公映前,《济公之降龙降世》开启了全国30城点映。每一个城市的点映场,影厅里都坐满了小观众和他们的家长。近日,影片导演乔彧和艺术指导余瑞金随路演来到广州,在接受采访时,两人也频频提到“多听听小朋友的意见”。在他们看来,跑了那么多城市,“孩子们看了都喜欢”,这部片子就已经成了。

  “你们今天看的济公,跟你们爸爸妈妈熟悉的那个济公是不一样的。”在广州试映场结束后,《济公之降龙降世》的艺术指导余瑞金跟在场的小观众说。她问孩子们看完感觉如何,回应她的是震天响的两个字:“好看!”

  片中的济公确实不难引发小观众的共鸣。尤其是刚开场的时候,失去了金身和记忆的济公活脱脱就是一个“熊孩子”:逃学,偷贡品,喂牛吃辣椒。父母天天追在他后头教训,但他却一只耳朵进另一只耳朵出。直到他当罗汉时的宿敌金翅大鹏派金翎来到人间,小小的济公才明白曾经平凡的日子有多么珍贵。余瑞金表示,既然要吸引小观众,那么影片当然要从济公小时候的故事讲起。

  而从多场的观影效果看,这个“村里狗都嫌”的李修缘可一点都没被小观众们嫌弃。

  中国传统文化中的经典人物很多,为什么选中了济公?艺术指导余瑞金回答,他们看重的是济公的“人缘”和“接地气”。她说:“中国众多的神仙里头,我们认为济公是最有烟火气也最有人缘的一位,老百姓都喜欢他。我们觉得他应该也会被孩子们喜欢。”

  具体到创作的缘起,就得说到《济公之降龙降世》总导演兼总制片人刘志江的一次浙江行。那一次,刘志江被南宋高僧济公的故事打动了。他认为,作为一个有真实历史原型的人物,济公跟其他传说中的中国神仙不一样。他决定,要用讲述一个普通人故事的方式,向中国的观众重新介绍济公——那个曾经叫李修缘的孩子。余瑞金说:“以前大家看的,都是他成了济公之后的事迹。可他是如何成为济公的呢?这中间发生的故事,就是我们这部影片要做的事。”为此,剧组甚至还考据出了“济公年轻时本就是个美男子”的结论。

  很多人知道《济公之降龙降世》,还因为电影的总监制是靳东。在广州,记者问道:靳东到底在创作中承担怎样的角色?导演乔彧表示,靳东为片中的情感走向尤其是父子情,提供了不少自己的观点。他说:“其实这部片子有好几个主创,家里都有五到十岁的孩子,我们就把这部影片当成送给孩子的一份礼物或一封信。”

  乔彧将片中李修缘和父亲的关系称为“中国式父子关系”,表面看起来父亲总是很严厉,但关键时候,他却愿意为了孩子献出自己的生命。片中有一个情节,李修缘的父亲为了保护孩子,误将济公的金身拱手送给金翎,最终知道真相后他后悔莫及。但当时已经懂事的李修缘却劝他:“金身固然重要,但爹你对我来说更重要。”这一段剧情发生时,影厅里的小观众们都很安静。放映结束后,一位十多岁的女生发言说:“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,就像我和爸爸平时的相处一样。”乔彧则跟她分享:“其实我自己小时候也是一个特别调皮的孩子,也跟片里的济公一样希望得到父母的认可。作为一个过来人,我希望大家一定要好好爱自己的爸爸妈妈。”

  《济公之降龙降世》的问世并非一帆风顺。乔彧向广州记者承认,影片前后创作了六年,曾经有一度,大家在影片的价值观方向上产生了迷茫,“觉得人物的方向和整个故事的塑造都失去了根”。后来,是艺术指导余瑞金一番话点醒了他们。余瑞金说:“这部电影最终要追求什么?我们必须要给观众留下正向的思考,而不是一味猎奇和搞笑。那些是附加值,但不是一个好故事的本质。”

  最终,主创们决定将影片的核心精神体现在对亲情的理解之上。因为这是他们自己在日常生活中最有感触的,也是今天年轻的父母和他们的孩子所需要的。乔彧说:“我们不去弄什么爆炸头,我们就让济公做一个大家都熟悉的邻家男孩。我们会放入现代人的行为和思维,但也不会让他太跳脱。”他和余瑞金都不否认剧组想把济公打造成“中国超级英雄”的野心,只不过,他们认为这一切的前提得建立在“把传统的故事讲好、讲出新意”的基础之上。

  《济公之降龙降世》由《西游记之大圣归来》总制片人刘志江担任本片总导演兼总制片人,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视效总监石超群担任本片特效总监。除了靳东亲自参与投资和创作,胡歌、刘敏涛、秦岚、蒋欣、王鸥、朱珠、田雨、李乃文、宋佳、杨玏等众多知名艺人近日也在各社交平台为影片发声助力。

  刘志江表示:“这一次我再次选择了一个中国传统文化英雄。因为作为动画人,我们有责任通过电影把老故事讲出新意来,让大家看到中国也有自己的超级英雄。”据悉,剧组反复修改剧本上百遍,美术团队设计概念稿件达千幅,经过反复修改挑选后留下1300多个特效镜头,分镜稿则多达2000多幅。

  片中,调皮捣蛋惹人嫌的少年李修缘一心想成为大英雄,却总是好心办坏事,让村庄鸡飞狗跳。在危机真正来临时,因为他平日里调皮捣蛋,村里竟没有一个人愿意相信他。直到李修缘得知自己是降龙罗汉转世,历经劫难的他方才真正悟道,重获金身,肩负起拯救苍生的使命。刘志江认为:这个来自传统文化的英雄人物,“可以激励现在的年轻人”。

  曾获“五个一工程”奖、飞天奖、金鹰奖的编剧张挺,首次为动画电影执笔。张挺曾在采访中提及为什么对济公这个题材感兴趣:“每个国家的卡通,都必然带有这个国家独特的文化精神和审美取向。国漫需要突围,也需要找到‘自我’。这个‘自我’,曾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动画片《小蝌蚪找妈妈》《阿凡提》《大闹天宫》中存在过,后来一度失落,但它一定会回来,因为这是我们民族的精神底色,是每个孩子天性里都会亲近的。希望国漫能不断地找回‘自我’,能重塑动漫电影的使命感。”

  歌曲《鞋儿破帽儿破》的演唱者张承军,也对这版“济公”给予了肯定。他说:“看完电影之后非常感动,这部影片的受众应该是全年龄,因为这里面每个人物和细节都可以引起共鸣,感谢主创们通过这样的形式来讲述耳口相传的老故事,传承了我们的中国文化。”